再見二十世紀 汪峰

這是1999年的冬天,
從來沒經歷過的寒冷
街邊的樓群指向藍天
人們都蜷縮在大衣裡行色匆匆
我坐在深藍色的車裡
搖搖晃晃行駛在狂野的城市
突然這一切都將消失
退色的幻夢退色的愛
再見,二十世紀
再見,我一樣迷茫的人們

阿甘說生活是一塊巧克力
我想也許他是對的
一個女人說生活是孩子和房子
我想也許她也是對的
上帝說生活是求恕和懺悔
我想也許我是個罪人
我從五歲歌唱到現在已經蒼老
甚至還是兩手空空像粒塵土
再見,二十世紀
再見,迷茫的人們

再見,二十世紀
再見,迷茫的人們

還有一點點時間用來回憶
還有一點點時間用來哭泣
善良的人們行走在蕩動的荒野
祈禱著的高潮從街道傳來
再見,二十世紀
再見,迷茫的人們
子夜的鐘聲已經響起
這時我絕望的握緊手
我多想抓住媽媽的手
可是太晚了,鐘聲已響起
再見,二十世紀
再見,迷茫的人們
再見,二十世紀
再見,迷茫的人們